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今天你不为xx发声,明天也不会有人为你发声”这类话怎么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小时候脸盲得非常严重,但这种脸盲的点又跟别人不太一样,比如现在回想起之前觉得一毛一样的几个人,才惊觉他们长得一点都不像,但经常被放在一起的大众脸盲组,我反而基本没搞混过。

基于这一点,我就从来不说别人长得没辨识度,毕竟自己实在盲得太厉害了。所以我在记人脸的时候总需要一些奇怪的记忆点。比如说,我觉得当年活跃在我们家车载电视上的憨豆先生,长得非常像家中一个长辈,又比如说,我还觉得《亮剑》里的李云龙,跟我爷爷非常神似。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妈托一个邻居每天早上送我上学。幼儿园里有个小吴老师和大吴老师,我老分不太清那个邻居和小吴老师的脸,于是每天上学的体验变得非常迷幻:前脚和蔼可亲的隔壁阿姨把我送进幼儿园的大门,后脚在班里看到她化身严厉的小吴老师,我还暗自揣测过她们之间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亲缘关系。

高中的音乐老师给我的感觉又非常像那幅叫做《带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名画里的少女,是学舞蹈出身的,形象气质都相当优雅。大学最开始的体育老师也是肤白貌美细腰长腿,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漂亮女老师一般要么教舞蹈要么教健美操,给我带来的课堂体验都十分痛苦。

还是高中的时候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级有个男生长相酷肖历史必修课本上孟德斯鸠那张惨白的脸,从那本课本发下来之后就一直有人时不时去他们班门前溜达一圈,以求一睹先贤风采。不过后来选修课本发下来之后,我们发现这哥们长得其实跟老孟一点都不像。

这么说吧,我之所以不希望他演ip,并不是对ip有什么看法,毕竟如今原创的本子也不怎么样。关键点在于,我实在不想再跟这类书粉有任何关系了,哪怕我曾经也是某本书的半个书粉,如今我也失去了任何体谅的耐心。我就只是一个普通观众,对角色会有不了解,会有期待,在剧播出前看书并不是我的义务,也没有必要用最好的态度来迎接别人的教育。另一方面,我也实在厌倦了在他表演之前就有一群人为他划定框架说这个角色应该怎么演。

还有一些书粉对之前一些事的品头论足,我呸。

当然啦,演了是他的选择,所以我的情绪就只是我个人的情绪,关掉网页回头还是跟其他角色一样的欢迎,反正其实从大多数来讲,还是谁也看不上谁,见了面不过面子上能过去罢了。

记几个脑洞

第一个   塔

有一个部族,族群里的人数是固定的,每当有人死去的时候才会有人出生,个体和个体之间可以通感。这个种族与体内的一种生物是共生关系,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长寿。居住在一块漂浮的陆地上。

传说部族里供奉的神明在人间有男女老少数百个化身。

对能源的利用形式比较特殊,而且上面比较丰富的资源下面是稀缺的。但个体对能源的操控能力有限,所以有时候需要借助一些工具,原理大概相当于电磁继电器?与其他人类或许应该有生殖隔离?又因为住在天上,所以下面的人看上面也是神仙。

下面也有一些地方的种族能利用这些资源,不过能用的不多,效率不太高,跟上面是什么关系也不太清楚。

本来双方对资源的利用是不冲突的,上面的人因为自己的资源比较好使,不太研究下面的资源。下面的物质一直比较匮乏,后来有人发现了他们对能源利用的一些原理,渐渐失去了敬畏,之后在资源的利用上也有冲突了,加上之前本来也有一些矛盾,所以关系比较紧张。

再后来下面的一个国家崛起,急需扩张,想研究上面的能源利用方式,于是向上面开战。此时这个族群的优势已经渐渐没有了,而且人还少,就灭亡了(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逃出来一个。但后来这个崛起的国家也迅速灭亡了,研究成果也没有留下来,只传说所有的成果和那些失踪的神明全部都在一座塔里,但没有人找得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


第二个  糖世界与盐世界

有人发现在一些地方存在与现实世界重叠的空间,大概可以类比为糖和盐同时溶解在水中的情况,另一个世界是盐,粒子更小,信息量更丰富。所以随便起个代号吧。有专门受过训练的人会进入这个空间探查,但过一段时间后总有人开始分不清两个世界,算是一种职业病。此外,人们发现每个探查者进入的可能是不一样的世界,而后进入者着陆的时空可能会更接近于糖世界。

与此同时盐世界的人发现有时可以从书里的故事、影视作品、梦境和各种传说中穿梭到另外的小世界当中去,这其实是盐世界开始崩塌了。这时糖世界有些进来探查的人开始找不到回去的通路,他们回不去了。

其实这一个脑洞跟上一个是有关系的。

上个脑洞中陆地国家的人发现,当那个族群中的一个个体死亡时,其他地方会迅速诞生一个新的个体,从已死亡个体身上是研究不出东西来的。同时,他们也渐渐发现,当所有的个体聚合时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召唤神龙233333),于是他们又开始搜寻那些新诞生的个体,一时间草木皆兵。但没等研究出来这个陆地国家就覆灭了,那个族群也跟他们的覆灭多少有点关系,此时仍有一人逃亡在外,之后一直在寻找传说中的塔。事实上,连原有族群都不知道的事情是,其实所有人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真正的个体,这个个体才是创世的神,然而它并没有办法掌控自己创造的世界,之后渐渐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次聚合。

盐世界其实是塔中所有人思维有意识或无意识产生的一个现实空间,但因为对世界的认知不同,所以两个世界的世界观是不一样的。每次探查者进入时他们自己的意识也会或多或少扰动这个世界,还有探查者曾误入这个世界的核心,因此他的意识也被族群的本能拆解为和族群中人数一样的若干个部分,他的意识也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但这个族群中还差了一个人,所以有一小部分的意识是在一个特殊的地方游离的。两种世界观之间存在矛盾之处,积累到一定程度不能自洽后这个体系中就会自动产生一套防护机制,将矛盾的意识隔离起来,其中包括原有的意识也包括从外面进入的意识,这些意识开始逃亡和反抗,造成了这个世界更剧烈的动荡,外面的世界发现越来越多探查者迷失,于是又派出更多的探查者,这样一来盐世界逐渐开始瓦解。

糖世界终于发现事情开始不对劲,发现盐世界彻底瓦解两个世界融合后的后果可能是无法掌控的,于是想封闭两个世界的通路。此时探查者的身份变得十分尴尬,他们被抛弃了。

从设置悬念的角度,这个故事应该从盐世界里的异常者开始讲起,他们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通缉,之后发现了不同的小世界,每个人都以为只且有一个世界是真实的,但实际上每个小世界都是虚幻的,也都是真实的。

其中还有各种矛盾,留着慢慢改。

啊这个改不掉的论文腔。

有理说不清,心平气和地讲说不清,骂人还是说不清,有些问题是谁也没办法说服谁的。

“别人”有很多,“别人的看法”有很多种解读方式。

也没有必要对谁失望,这就是平均水平。

只是要论对错利弊的时候还是少谈爱吧。

学会用别人能接受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

不要忍,忍解决不了问题

不好听的也听一听

想好了再削也不迟

少做意气之争,不逞口舌之利

保持身体健康对家人是种美德

少玩手机

另,纪念老马诞辰199周年

好像总有人不管粉谁都能把自己搞得特别苦情

反正过去的再也回不来的都是最好的

不论同甘还是共苦都难,是不同的难法

我真的非常讨厌《变形记》这个节目。

虽然没有看过来评价非常的不客观,而且我对任何有小孩参与的电视节目都带有偏见,但是,至少我从这个节目的播出效果里,没有看到任何深层次的反思与沟通,也没有看到应有的引导,更看不到对参与者成长可能造成影响的慎重。就算节目组或许有这些意图,从结果上来看他们也并不成功。

简单粗暴的对比解决不了问题,他人的“更不幸”并不能掩盖眼前的不幸,况且不幸这件事本身并不能对比。

如果不是真心且认真地想要提供帮助,就不要随便围观别人的苦难。

很多事情看起来有趣,其实一点都不好笑。

几十分钟后就要被导师请去喝茶,这个是真 喝茶。因为每回去讨论论文老师都要泡壶普洱。

早上战战兢兢地把初稿发过去了,好歹晚上能有点内容讨论。

前两天的时候宿舍里有两位基本完稿了,且基本确定自己不会被查重,未来也有了着落,顿时觉得人生路一马平川,沿途是彩旗飘飘并锣鼓喧天,昨晚我们还在讨论毕业旅行的事。

今天中午出去给同学过生日,出门的时候天色阴沉欲雨,预示了剧情的发展。果然,席间突然得知今年学校查重政策大变,之前的两位刚好中枪,于是前两天满目欢腾喜庆的彩旗飘飘,全都成了flag。

世事无常啊,两位小朋友。

有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大部分观众对于这一级别的官场应该并没有实际观察的经历(尤其是学生吧),而评价中的“对官场的刻画真实”又是如何得出的呢?

还是说,这种真实是一种“符合想象的真实”

另,当有人对这部片子提出反面意见时,又有人提出“它能做到让各个身份阶层的都愿意看,难道不是一种成功吗”,在这样的逻辑之下,被一些人看不上的片子的普及度也相当不错,只不过覆盖人群不包括你,又如何否认这些片子的价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