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吐槽

  为什么总有这么多人喜欢隔着老远去关心那些传闻中的别人的人际关系,撸起袖子随时准备为了自己看到的部分冲上去主持正义……

  个人倒是很不习惯走路的时候手挽手,于是每次被亲戚或者不知喜好的朋友挽手时都好似一个被拖走的麻袋。

  当一部分人想着“你居然不想嫁给偶像”的时候,另一部分人想着“居然会有人真的想嫁给偶像”,人跟人就是这么不同啊,真是让人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我一定是跟电脑有仇……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但凡上跟电脑有关的课,没有一节不出幺蛾子的……

  次元壁到底由什么构成?除了喜好的差异,思维方式上的隔阂本身,是否还有不同人的傲慢与偏见,对差异尊重的缺乏这些无谓的屏障……

  说真的,能在几个人之间解决的事情就绝对不要把它变成一群人的事情……

   自从在B站听了一次冰与火之歌片头的卡祖笛版,现在每次一听到那个旋律耳畔都仿佛游过五百只鸭子……

11.22

昨天舍友在看综艺,居然听到有个小孩唱了普通disco……

12.01

管理学的思想很有意思啊,不苛责人性,只思考如何让人性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12.04

一下情绪没控制好,但是经过几次以后对这种集体作业里的浑水摸鱼已经完全没耐性了。我觉得在大学里真的不一定要努力学习学校的课程,这是个人选择,但至少认真努力的人不应该被嘲笑,伸手党不应该理直气壮,一个老师可以因为课讲得不好或者不足以为人师表被批评,但不是因为没有顺着学生的想法放松考勤打分宽松而被辱骂,即使是在背后。在嫌弃我国目前教育制度之前能不能先珍惜一下当下为数不多锻炼思维的机会。

01.18

让你多读几本书,不是让你出去卖弄的。

01.22

吃完饭我妈开着电视,我在前面晃荡,结果看到央视某成语节目,有一轮有两个妹子特别可爱!大一点的那个穿了身黑衣服,很沉稳,小一点那个后来失误了又哭又笑地特别可爱。对手蛮有风度的。

01.28

前两天看到大家都在不平六小龄童先生没能上央视春晚的事,总觉得可能过两天事情又会转个头,果然今天看到了一点反扑的迹象……

我个人其实是觉得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但猴年春晚请寄托了许多人共同记忆的先生上场当然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先生也表态只要受邀请他就一定上,这也是很多观众的诉求。然而那些嚷嚷着要拆台的人又有多少是真真正正会认认真真看这个节目的呢?我觉得真的不敢保证。我觉得情怀啊,这种东西,确实是很缥缈的,缥缈到如果成为了一种实质上的情绪可能就会背离初衷了。

突然就想到很多作品影视化的时候。只做过那一本书的半个原著党,可能也不会再是其他书的原著党了,那种全情投入到一个幻想世界的年纪一去不复返,而这种经历可能有一次也不会有第二次。但我一直觉得影视化毁书这件事情非常之扯淡。书已经是客观存在了的,你必须承认小说和影视作品它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小说是不会因为影视作品的出现而改变的,而影视作品作为一个附属的东西可以翻拍一遍又一遍,一次的好坏是不会触及原作品的根本的,所以其实我真的不太明白这种言论从何而来,如果你真的在意的是书里的世界,那其他的又与这个世界何干呢?一边说谁也不能演绎出书里的世界,一边又要拿书里的东西完完全全地要求书外的世界,这可就有些矫情了。作为一个读者当然可以批评翻拍作品,甚至骂的狗血淋头都没问题,但这种发言必然遵循所有言论的规则,你必须言之有理,尊重他人,不能为骂而骂。而且情怀这种东西,看作品的人懂,会理解,但你不能要求别人为你的情怀负责,你也并不因为这种情怀而高人一等。说实话,在有些人眼里,你看的小说可能就是垃圾,这样说确实很冒犯,我也不是说这种观点是对的,但我们还是要明白,你会看不起别人的喜好,也自然会有人看不起你的,其实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比如你作为书迷,可能会觉得演员粉是一群为了维护演员的利益而肆意攻击抹黑书里的人物的人,而在别人眼里书迷可能就是在为了不存在的人而口无遮拦伤害现实中活生生的人,以偏概全总是太容易,而人总是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问题。还有人会一直念叨着演员的问题,而且会念叨很长时间,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很祥林嫂的行为,演员刚选出来的时候自然免不了的要吐槽,可是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还吐槽,就不得不说这反射弧实在太长了。如果演员真的违和到你根本不愿多看一眼的地步,那早就撤了,可是既然要看下去,反反复复念叨着没法改变的事情就没意义了吧。有时候有些人会因为没有选到自己想要的演员而无差别攻击,对于这个问题不得不说选演员其实是很多方面的事,不是想要找谁就能找谁的,刨开商业的因素,还有档期、合作意愿之类的问题,而还有可能,是一部分书迷不会愿意承认的原因:你看上的演员,根本看不上这部作品。我个人觉得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个想法,还是那句话,别人没义务照顾你的情怀,你喜欢的东西自然也会有人不喜欢。在我还是那本书的书迷的时候,有一次看一个访谈,有人吐槽说作者措辞不当,好像他喜欢的那个演员是因为钱少才不愿来的一样,我当时就觉得,就算演员是因为钱少不愿来那又有什么错吗,对于他来说,这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作品,片酬难道不是接片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吗?还有一个是,你看上的演员,未必是别人觉得对的,归根结底那都只是你自己的想法而已,不同人的想法差异是很大的,你的想法不是别人的想法,更加不是原著,要说的话,你可以列条条讲道理,不能说我觉得他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这些话其实憋了很久,只是当时没有讲出来,现在早已不在那个身份情境里,也就无处可说了,如今也就只能自我吐槽一下。

02.01

以貌取人

前一阵子看到有人说关于外表光鲜的人的内涵问题,个人觉得按照概率来说,有内涵的人在长相普通和好看的人里面的分布应该大致上是一致的。至于因为有相貌可倚仗以致不够努力的说法,倒是有些想当然了。私以为倒是见过一些将自己的面子和里子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人的,虽然出于庸人的小心思见到这类人的时候潜意识里总有些敌意,但也不得不承认其厉害之处。有内涵的人不多,好看的人也不多,如此算来好看且有内涵的人便凤毛麟角了。其实外表普通内里也普通的人也多,只不过我们通常不会去关心且更容易去原谅罢了,在下作为一个长相并不好有点邋遢思想上也算不得巨人的人,觉得内涵这玩意其实与长相还有外表上的光鲜并没有绝对的关系。况且内涵这个东西定义也不好绝对,一个人在一个问题上一无所知在其他问题上未必没有独到的见解。且人刚一见面除非机缘巧合很难就聊得比较深入,有时就算认识了很久见面也不过就是寥寥几句吃喝拉撒罢了,有些人的所谓“内涵”可能很难通过外放的形式表现出来,可能平时看着庸庸碌碌的一个人,到了哪天猛然发现人家其实是个大隐隐于市的俗世奇人,才觉得自己浅薄傲慢了。从另一个角度说,你会去评判别人有无内涵,别人也会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同样的,也未必没有人家觉得跟你话不投机懒得深入去聊的可能呢。

从小就被教育不要“以貌取人”,可能我们潜意识里第一反应觉得这个词的意思是不要小看那些外表看起来一般的人,可表面上的事情就如浮云遮望眼,内里的东西也不能评判一切,其实莫以貌取人,可能教的使我们要摈除一切成见,真诚谦和地去看待别人呢。正如嫌贫爱富固然不对,可你也不能看见一个富人就觉得人家非奸即盗,要去革人家的命吧。

02.01

像夏威夷果这样壳既厚且硬的东西,第一个想到要去吃它的人,可真是有过人的毅力呢。

02.06

上回成语大赛里的那两个妹子,我以为更小的原来其实年纪更大……

02.06

我他妈的还是觉得,爱不是犯错的理由。

02.07

一提某组合被喊难听称呼的事,就有人说是因为脑残粉闹的,就算是为他们说话有人还非要提几句,行行好吧,很多喊这种称呼的人根本就没被人脑残粉祸害过。不追他们的人未必就不脑残,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况且把那种称呼挂在嘴边、以偏概全以及自以为优越的目光浅薄,跟脑残粉的脑残都属于人性的卑劣,排名不分先后好吗。别把别人的错误当做这帮蠢货犯错的理由。

02.13

自从体会到了玩手机的乐趣以后每次吃饭我妈都抱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

02.27

舍友这段时间在看奇葩说,今天听到说关于失德者是否应该被踩在脚底这件事(其实确切的题目记不清了),我不知道如何去要求别人,但我自己是不会选择虐(节目里的说法)这样的人的。

在讨论现实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有条件限定,很多悖论皆产生于条件的不足。首先这涉及一个我们听到的见到的东西是否是真实的问题,如果是当街亲眼所见,排除掉一些极端的狗血情况,当然是可以确定的,但关于失德者的故事多半属于传闻,不管是以前的茶余饭后也好,如今的网络消息也罢,大多数的旁观者是无从知晓全部准确的真相的,在很多人准备按照自己的想法主持正义的时候,其实连事实如何都不甚清楚,连失德者的失德的真实性都不能保证时,去谈后面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假使故事是真实的,另一个问题又来了,道德的判断标准究竟是如何的呢,我个人觉得,其实我们如今说的相当一部分道德都并非永恒绝对的道德,道德是有时空限制的。我们有时以为是共识的道德,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在我们谴责一个失德者时,即是认为我们自己是对的,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所有人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当然也确实有很多事情是不符合当今的普世价值观的,但我们也不能忽略,还有相当一部分事情不过是我们不认同而已,对于不同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表达自己的不认同固然没有问题,可你必须要言之有理,要有接受不同观点的余地,不能张口闭口就给人送顶帽子,不能在发言之前就认定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都是王八蛋。

事情到了下一个阶段,如果我们可以保证事情本身的真实性并能够判定它确实是不对的,我们当然可以谴责,但人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必须要有底线有分寸,我个人对“踩在脚底”这个做法的认识,就是它本身已经超越了我们社会规则的底线,这种做法并非是简单的责备,而是一种私刑,一种暴力,我不管大家发言时的动机是什么,是真的想主持正义也好,发泄也罢,人不必为自己的想法受惩罚,但我们必须保证自己的行为不越界。在谈及这个问题时,最典型的问题是关于公众人物的,因为他们比较容易处于这种冲突之中。节目中有人说,在网络上,光鲜的部分会被放大,同理阴暗的部分也会,这就是网络社会的规则,但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却并非理所当然。自然界的法则的主旋律是弱肉强食,但人类社会内部,至少是在同一种族之间,一直在做的却是柔化这种竞争,其他动物界当然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柔化,但由于都没有人类社会这样的条件,所以这种柔化都不如人类社会明显。弱肉强食是自然而然的必然结果,人类社会其实也不能违背这种规则,但因为有条件了,所以为了种族更好地存续,所以我们降低了竞争失败的风险,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种竞争。同理,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的产物,所以它在有自己的特点的同时也必须遵循人类社会的规则,我们说的是“应该”,也就是一种理想的状态,不能说不加限制它会怎么样发展我们就把它撂那真的顺其自然了。有人说一个公众人物的粉丝会把其优点也无限放大,所以其错误被放大也就是他们必须承担的代价。我觉得这个说法有两个问题,其一,我们也并不觉得把他们的优点无限放大是对的(当然也未必是错的),虽然觉得粉丝心态可以理解,但事实上这种心态至少是并不被提倡的,所以我们又凭什么认为无限放大其错误是对的呢?还是那句话,我们说的是“应该”的问题,也即哪一种做法更好一点,别人的错误并不是你犯错的理由,别人是怎么样的人与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没有关系。另一方面,我们说得到与失去,权利与义务时,必须要保持主体的一致性。排除掉那些同样有虚化问题的光环,公众人物们已经为获得的另一些东西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比如努力、压力,最重要的还有承担的风险,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所以当然对应着高收益,当然还有运气的因素。而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我们应不应该做”的问题,所以相对应的代价应该是我们是否愿意承受在一次犯错之后被踩到地里永世不得翻生的代价,而不应该拿别人得到的东西来说事。有时候付出和得到就是不成正比的,人生就是这个样子的,比如一个人花了很小的代价中了500万的彩票,其代价与收获当然是不对等的,但个人财产是受保护的呀,你不能说因为你买了很多次都没有中过所以就就要求按买彩票的次数加权让别人分钱给你吧,正是因为你付出了接受这种运气带来的不公平的代价,所以才获得了下一次你因为运气而获得什么东西时受保护的权利。

03.06

之前没看完的科拉传奇……据说居然百合了……?

03.20

前一段时间张怡宁的梗突然流传起来了,我其实基本不了解体育,当时看到,除了觉得有点好玩,其实还挺担心盛极之后的舆论反转的,第一反应其实是:那她一定很不容易吧。

后来这两天无聊去看了点视频,看她在赛场上的时候,不管是特别冷还是早期输了之后有点丧气的感觉,又或者是赢了之后有点羞涩的意气风发,都特别想抱抱她。然而下了场其实感觉特别活泼,同期所有队员感觉性格都很讨喜,都很可爱,郭跃场下很安静说话软绵绵的特别招人疼,王楠场上的各种表情小动作感觉特别……娇俏?

觉得其实对于运动员来说冠军都是重要的,只要实力到了那一步,不可能不对冠军产生强烈的渴望,没有这样动机的人可能早就被淘汰了吧。普通人应该是很难对职业生涯中的运动员那样人生中只有一件事的感觉感同身受的吧,而且竞技这种东西,尤其是在当前国内,还是有那么点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所以他们应该都是非常在意冠军的吧,只不过表达方式有所不同而已。

而且感觉很多女队员那么帅气的样子也并不是她们的本意啊,看了一些私下里的访谈感觉内心至少比我少女多了23333333

03.27

所有看戏人沉浸在对当事人愚蠢滑稽的嘲讽和优越中时,自己也未必逃过了别人设的局。

著名的黄先生真的有那么丑吗。真的有那么蠢吗。真的没有正常人喜欢吗。

04.01

反手摸肚脐A4腰这些到底跟瓜子仁大的大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开始大家不就是图个好玩么,只是发散到后来有点泛滥而已。而且这跟男性审美有什么关系?我就单纯觉得锁骨和细腰很好看啊,而且我觉得腰细爆发力好不行吗?有当然好,没有也不强求啊。个人觉得这种东西不危害健康的时候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蠢的人各有各的蠢,只不过恰好分到了不同的阵营。

04.03

某件事……其实开始我是不知道的,后来周围人都在说,我不知道也得知道了。我个人觉得是真的玩脱了,挺不应该的。至于有些看法是说舆论对婚礼的新娘也是一种伤害,大家都忽略了新娘的感受之类的,我个人是觉得,营销号拿出来说肯定是有煽动性的,声讨的人里面肯定也有不少人把话说过了,这当然是不对的,但这只是表达方式上的不对,并不代表对这件事情有看法本身是错的。新娘的不愉快我也很能理解,但是我们说尊重这件事其实是与性别无关的,只不过因为不同性别之间确实有差别所以做法上的细节有所差异而已,一个人并不会因为其性别更应该受尊重,我们现在强调尊重女性只不过是因为过去过度忽略了女性的感受而已。而且虽然婚礼确实是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不论处在何种比较激烈的感情里时都要注意分寸,要不怎么说乐极生悲呢。当然这事确实其实跟新娘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事实上大家的矛头也没对着她吧,也不能说因为这是件高兴的事,就顺理成章地把另一些不愉快的事掩过去了。

当事人本人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得而知,而事情到了后来其实已经脱离当事人本身了,大家把对于很多观念的不满终于在这一次发泄了出来,个人认为只要表达方式上没有问题,其实也很难指责什么,所有当事人心里当然会堵得慌,但说真的,就算觉得是哑巴亏可能也真的是能硬吞了。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感触最深的是这危机公关做得真糟糕啊……怎么能让大家眼中的受害人出来道歉呢,搁我怎么也得把她拦下来啊。在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至少是看起来比较诚恳地道个歉,别乱开脱,这个时候大家眼中的受害人再出来表示“其实我也不是很介意”,虽然堵住众口悠悠是不太可能的,但至少能避免接更多的帽子吧。

05.23

假设提取到现实生活中,对两人都没有多余的看法,仅限于“认识”、“不熟”,某一天听到一个人开车撞了,一般人的第一反应大概是“卧槽,这么大事,人没事吧”“这小孩真莽撞”,因为是自己认识的人,所以对于这种比较“夸张”的意外,关注点一般都在于“它真的发生了”,而且,说实话,在交通规则这方面不太安分的人不在少数,所以如果不是原来对这个人就有什么看法,也没有什么细节,再做纠缠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一个人跟另一个大家可能有点看法的女孩子“疑似”“可能”“好像”“也许”在一起了,越是语焉不详,大家越意味深长内心波澜起伏地yooooooo~~~~~~~~,啧~~~~~~~~了起来。其实这跟你有什么卵关系?

并不是粉丝的三观,而是大家,都有问题。

05.21

克制自己对一些人和事评价的欲望,好多事很多人未必不懂,只是笑笑不说,年少时总爱拆台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本来就是平庸的。

听过自己觉得最美的告白,大概是“我愿做你的井底之蛙”,清醒至极,依然勇敢去喜爱。虽然说这话的人如今也不一定还在。

并不知道一些选择中哪个是对的,或许都没有错吧,不过看我相信哪一种。

坚持很多事情并非是觉得终究会有回报,理智上也清楚不这么做的人或许永远也不会受到惩罚,但我也依然希望自己能坚持,或许能做那个美好的明天的一部分。我并不知道当下的自己是否能被以后的自己的认同,但求问心无愧。

05.22

前一阵子非常忙而且不顺利,每天非自愿熬夜,我一直以为自己每天都是走路带风提着刀要砍人的状态,但后来据知情人士透露,她们每天看我都是一副生无可恋快要死了的怂样。

所以我到底是对自己的表情管理有多大的误解。

05.26

我个人的理解是:现有的科学都是建立在逻辑的基础上的,而逻辑也只不过是认识这个世界的方法的一种,而逻辑也有其不能自洽的地方。目前“科学”是比较靠谱的认识世界的方法,但我们不能说只有以“科学”的方式认知世界才是对的,而科学之所以进步也是因为它承认各种可能性,如果极端地只认现有的“科学”,那其实它和邪教有什么区别。

05.28

感觉因为“爱”或者“为你好”之类的原由做些让人不喜欢的事真的会更烦,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怀疑自己,而且因为对方初衷是“好”的,还不能干干脆脆让他滚蛋。

同好就一起玩,谈不拢就散,哪来那么多对得起对不起的叽叽歪歪。

没人能完全活成你想要的样子,包括你自己。

再亲密的关系里也不能忘了自己,永远对自己好,对谁都公平。谁活着都不容易,把自己的人生和喜乐都背负在别人身上,不觉得太沉重了吗。

06.03

每个人在自己心中对于远近亲疏都自有一杆秤,这杆秤的评判标准并不一定是谁为他做了更多,也就是说并不是为一个人奉献后,就会收获同等的回报,别人也并没有义务把你放在同等的位置,这种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很难受理智支配,在这种事里大家都没有错,在做事之前总要知道未必会有所期待的结果,然后决定要不要去做,到了决定以后,这就成为了你自己的决定,与其他人没有关系,也无可怨恨。

  同理,其他事情也是如此,并不是所有的努力最后得到应有的回报,这就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接受所有有最坏的可能,但在事情明朗之前绝不盖棺定论。去做一些事情时一开始就知道可能永远不会有结果,但行善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善恶有报,而是我相信事情应该如此。

06.04

一边说特别喜欢某作品,一边毫无障碍地看盗版资源,呃,只能说我们的版权意识还是没到那一步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