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在列车轨道上玩本来就是不对的呀

  最近在看三体。

  里面提到或许会有一种在各方面完全凌驾于人类之上的生物,想起之前看的2001漫游太空,里面也同样提到了这类设想(不过说起来这种设想也算是是这类主题的殊途同归了,只要开始探讨同样的主题,最终都会通向同样的问题。)。感觉2001这系列可能更着重于表达一种思想,描述一种可能,情节上倒没有太多的东西,我这种偏好剧情和人物的读者读得十分费劲。

  于是突然想起大一的时候,上管理学,有一节课老师让我们讨论那个被提了无数次的问题,这跟上面说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必然的逻辑联系,只是我突然想到了而已。如果在一辆疾驰的列车正向一个岔路口驶来,岔路口的一头有一个小孩,另一头有三个,避闪已经来不及了,列车本来是要朝三个小孩的那边开的,而你此时可以选择扳动闸口,这样列车会往一个小孩的那边开,此时你会如何选择。当然选择是什么在当时的课堂上并不重要,老师只不过是根据不同的选择来分析不同思想流派的想法而已。对于我个人来说,无论如何选择,对于要做选择的人来说都是一场无妄之灾,所以无论做何种选择,其实都是无可指责的。如果真要理论,大约也只能说,有时候,人并不能完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很多错误,最后承担后果的往往并不是犯错者本人——在列车轨道上玩本来就是不对的呀。

  与此类似的还有另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在一艘船上,另五百人在另一艘船上,两艘船上都有炸弹,此时五百人的面前有一个按钮,可以让一人的那艘船立即引爆,否则一直等待,则两艘船最终都会爆炸。只是这个问题里,做选择者并非完全的利益抽离,此时其本人也同时是受害者和受益者,于是这个问题也变得没那么单纯了,无论你怎么选择,都似乎难逃私心的嫌疑,如果我有的选,我选择跳船。以上不过是个玩笑,对于我个人来说,此时不论做出何种选择,依然还是无可指责的,但非要说的话,我其实更偏向于五百人,这并不代表我觉得那一个人的牺牲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因为此时必须要有一个选择,而实际上也根本没有选择,每一个选择都通向深渊。也有人说选择不按按钮是一种不为,人应当有所谓有所不为(具体的整套理论由于我个人问题表达不清),但对于我来说,当我知道每一个选择,并且每个选择的结果都清晰明确时,不选择也同样是一种选择,这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此时所有的诘难并不应该指向那群被选择支配的人,而应该指向那个布这个局的人。正如有人所说,如果你觉得少数应该为多数牺牲,你也很有可能在下一次成为少数,可是这种事有一次就够了呀,如果没完没了的来,我觉得相比起做选择与不选择的选择,我更倾向于抄家伙干死那个没完没了布这个局的中二病,如果没办法改变这种现状,那没办法,就只能暂时先把它当成一种自然规律吧——如同在弱肉强食的法则下,很多事并不能用人类的道德来衡量。

  没完没了地考验人性并没有意义,人性并经不起考验,也不够稳定,人性是善又如何,是恶又如何,我们其实都不是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审判者,即使是目前人类秩序中的执法者与审判者,也同样是受规则制约的个体,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如何去规避这种进退维谷的艰难境地,把人们圈在困境以外的安全区域。意义本身并没有意义,如果觉得人生并没有意义,反正人最终都是要离开的,也不急在这一会。个人认为不存在没有情境的道德,相当一部分的道德都是受时空限制的,当你不在冲突本身中的时候,很多时候你往往并没有发言权。即使完全的更高一级的生物真的存在,当他们世界的法则完全超出我们的理解的时候,便可以姑且称作是神了吧,对于他们来说,也未必没有所谓更高级的存在,也未必没有不可触及之地,他们对我们的世界做出的评判和引导,也未必有真正的正确可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