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卧虎藏龙

一把剑和一个中二无知少女的故事,还有一对夕阳红

如果我们想的话,可以把大多数故事用轻佻的文字简单粗暴地概括出来以嘲笑它们的荒唐和无聊,但重要的或许并不是故事本身,而是如何去讲述一个故事,以及讲到什么程度。

总说自由,可惜有些事造成的后果,总不是最开始做决定的人承担的,不管当事人是否愿意,也不管那个决定是不是真的错了。如果是这样,还要强求这样的自由吗。

一个朋友跟我说,她觉得电影是所有的艺术表现形式里最能将创作者的才华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不过这种艺术形式对于我来说信息量太大了,我经常会在剧情、画面和一闪而现的生面孔中顾此失彼,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更喜欢看文字。

最开始的画面记得应该是在安徽宏村,早先看一个解析,只记得一句话说李慕白牵着马从桥头缓缓走过,小时候去过一趟,电影里的池子在现实中泛着白沫,看起来有点脏。个人并不喜欢旅游,因为能让我感到有趣的地方实在是不多,决定要不要出去主要取决于跟谁,去哪里其实倒并没有什么所谓。只是听多了一些关于商业化以及想象和现实的差距的抱怨之后,莫名其妙地有些逆反,大概是觉得这一切其实来之前都应该想到的,景永远是那个景,不过看你如何去看罢了。你带着猎奇的心理和视角来到这里,难道还能指望撇去那层商业化的浮沫围观别人淳朴的所谓真实生活么。

隐约觉得李慕白和秀莲的对话总间或夹杂着一些奇异的翻译腔,后来看编剧里有一个歪果仁,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整部片子的打斗,行云流水中不知道为什么总隐隐觉得有点滑稽,突然想起我爷爷或许也说过看武侠小说的叔叔,那些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也曾有武侠小说或者武侠片的爱好者对玄幻剧表示鄙夷,可这些跟题材有什么关系呢,其实题材本身并无优劣之分,每种类型的片子所要达成的职能也是不同的,东西没拍好不能怪题材,一个人欣赏不了的东西也未必是坏的。

讲道理,玉大人为什么要给自家用闺秀标准培养的如花似玉的姑娘取玉娇龙这种名字。女孩子其实什么都不懂,却有着超出她智慧和品性控制的过人天赋,脑子还有些脱缰的天马行空,这让她变得危险和失控。她对于外面的世界的了解可能都是来自于那些话本还有她的师娘吧(所以说启蒙教育很重要啊),俞秀莲告诉她真实的生活是无可避免的跳蚤还有无可避免的的束缚,她就是不信。那柄剑以及所谓的江湖,还有作为一个深闺里的姑娘永远得不到的自由,对于她来说都是些不了解而又新奇的东西,她就是想要一要,但却不明白那些东西的实质,也不明白最后的代价,等她最终明白了,想挽回的也无可挽回了。后半段她离家出走后的各种表现哐哐当当拦都拦不住地冒着一团傻气,但偏偏又厉害得让人不得不害怕,和各路江湖人士起的冲突看起来有点可笑和莫名其妙,就像她一开始莫名其妙地要去偷那柄剑。李慕白和秀莲其实应该是觉得又可气又可笑的吧,但作为两个非常讲道理并且非常有原则的江湖前辈,他们能怎么办呢,哪怕最后这个姑娘的任性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俞秀莲痛失爱人,她多少年来遵守的道德标准和理智又能让她怎么办呢。

蔡捕头的女儿和后面一闪而过的倒茶的姑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漂亮,但长得娇娇小小的就是让人忍不住觉得好看。最喜欢章子怡眉毛到眼睛的这一段,眉间轻蹙的时候有种永远褪不去的稚气以及隐隐约约的偏执无知,就玉娇龙这个角色的个性本身我是不喜欢的,但看她在片子里用那种无知灵动的眼神犯错却也讨厌不起来。罗小虎这个角色一出场我就觉得特别想笑,特别欢脱特别浪,而且在整部影片里非常有始有终地二着,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可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直到玉娇龙最后在武当山上纵身一跃,他大概始终也没办法完全明白这个眼神清澈倔强的姑娘在想些什么吧。

最后,实事求是地讲,我其实没太看明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