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前一小段时间在看缥缈录消闲。

这帮男作家煽起情来真是一套套的。

作者似乎并没有搞清楚月白其实是一种青蓝色。

小的时候看书喜欢猜剧情,而且一般还猜得比较准,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好像已经失去了这种好奇心,所以随便看的。

作者不断在小说里掺杂结局已定的历史,可能是想营造出一种逝者如斯,尘埃落定,史书里的人真实的样子后人已难以揣度的时空感吧。

迷之年龄差,最后我只能把这种漂浮不定的时间线归结为主角三人之间年龄差的是半岁。

羽然我看了还是觉得喜欢的,其实好像根具体的性格没太大关系,就是单纯对一种美好和具有活力的生命的欣赏吧。

蛮族在现实里是蔑称,不过书里看起来像是北陆人很骄傲的自称,后来吕归尘到东陆的时候贵族公卿当人面毫无压力地以蛮族称呼的时候总感觉怪怪的。帕苏尔家这两代有几个人的东陆名字一个赛一个地文气,以及莫名挺喜欢郭勒尔的,感觉挺明白的一个人。

吕归尘在东陆活蹦乱跳上房揭瓦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其他人依然坚持不懈地认为他活不到即位。

一看就觉得羽然喜欢的是姬野,完全没纠结过南淮青梅竹马三人组的大三角问题,至于要问为什么,只能说这是气吧,感觉羽然跟吕归尘一看就没有什么情侣的气场……据说作者在自己微博上说喜欢姬野的有羽然,西门也静和息辕,我:?????!这都什么玩意?!

好吧,其实息辕挺好玩的。

军师好像基本都姓谢。

小舟公主关于蔷薇皇帝、蔷薇公主和素文纯的那个故事是白毅给她讲的,然而很难想象白毅正经脸给小公主讲“他爱她,她也爱他,他也爱他”这种东西,总感觉哪里不对(咦?)

百科里非常认真地介绍了野尘军,然而到了最后一本这野尘军的影子都还没有,这个百科也是误导向的,挖坑的时候汪洋恣肆然而填坑时完全收不住,好像是这一小拨儿作家共同的毛病。

其实第六部我没太看明白其中青阳和朔北这场仗非打不可的理由。

觉得最后的叛徒应该就是九王,毕竟其他能知道军情的人都已经挂了,而且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就没有理由地太正直忠心了,后面不反转一下似乎不符合剧情推进的规律。不过反叛的动机是什么呀,感觉没有太充足的理由呀。

至于被人吐槽的生化危机和狂蟒之灾片段,我倒没看出什么违和感,可能因为我看的第一本非名著长篇是藏地密码,里面有一套完整的操兽师和操蛊师体系我已经看习惯了的缘故?

后来看了看风炎朝的东西,原来跟缥缈录隔的时间没有我想的那么长。

作者似乎在设定上反复地自打脸。

白纯澹这名字怎么念怎么别扭。

天罗苏家人的名字一如既往地秀气。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一度觉得公山虚和项空月是一个人。

谢墨跟蛮族多大仇,一直煽风点火地要开战就算了,还乱编排人家历史。

总感觉风炎皇帝白清羽北征是个首尾相接的悲剧。促使他想要北征的原因是他童年唯一的玩伴秋陌离被送去北陆和亲了,撺掇着把妹子送去和亲的是个姓谢的臣子,于是白清羽在当上皇帝后顺便把这位最宠爱最小的孙女谢明依也送去和亲了,一个青楼女子和秋陌离长得略有几分相似可以理解为白清羽思故人心切,吕归尘和谢明依长得像纯粹是有血缘关系在,然而自家最小的孙女跟当年被自己撺掇出去的秋陌离长得一毛一样这就真是造孽了,真是大写的滑稽。接着,白清羽一步一步完成从少年时期的夙愿去北伐后,秋陌离因为他的北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在自己儿子一边,跟自己的母国决裂了……决裂了!最悲剧的事情在于,她根本不记得这个只有几个月交情的玩伴了,她如果知道为什么风炎皇帝执意要北伐,估计会气笑吧。

就这样,谢明依成了秋陌离的儿媳妇,当草原上青色色霞光和金色的阳光(连蛮族名字都是时间顺位的)顶着几乎一样的脸,背负着相似的命运,穿越过逝去的时间以不太合适的身份相遇的时候不知道两个人尴尬不尴尬。

我真是不适合学这个专业,看的最头大的那一部分居然是期货相关。

果然天驱是非常适合鼓动少年热血的,事实上这个不应该存续的组织的存在看起来好像是为了假设某种理想主义的成立。辰月放现在妥妥的一邪教属性,不过好像也非常适合做幕后宗教势力。

不过通篇还没来及感觉热血,就看到所有的热血少年,要么大业未成身先死,要么热血凉透最终成为只有回忆的老臣和无能为力的皇帝。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