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期待与被期待

一直说反感把一些想法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行为,但现实中,一个人是不可能完全不被期待的。如果一个人完全不被任何人期待任何事情,其实想来多半是挺失败的吧,这里又涉及到失败的定义,还是就此打住。

有些期待之所以惹人反感,关键可能在于期待中是否带着“操控”的意图。在人际关系中,每个人肯定都会对其他人的行为有一个预判,例如对于朋友,我们肯定都希望在适当的时候,能够被理解,能够被认同,在一些地方能够志同道合。但是,不管在多亲密的关系中,这种期待都在一个限定之内,每一种关系都有一个安全界限,在界线之内的事情,是界外人不应该干涉的。而期待永远也只是期待,这仅仅是一种愿望,没有任何一种愿望理所应当地一定要被实现。所以,如果期待落空,或许是你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志同道合,有些分歧是可以包容的,而到了无法包容而又在底线之内的地步时,分道扬镳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没有错,只不过双方的关系需要进行调整而已。总有一些选择只属于一个人自己,如果以期待为名,强行让事情只能按另一个人的想象发展,求而不得就撒泼,把意念的事情转化为行动,就是企图染指另一个人的人生了。每个人能对自己负责已实属不易,插手操控之前,总要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还有能力负担另一个人的人生的。

期待往往源于好的初衷,但好的初衷并不总能带来好的结果。并不是所有的努力付出都必须获得好的结果。说实话,如果我一直努力对别人特别好,结果反而把别人搞得特别不愿意见我,我觉得做人是做得挺失败的。

对于我个人来讲,如果我跟另一个人在同一件事情上有着相同的目标,那我接受他在这件事情上对我职责以内的期待,同理我也会对他有这样的期待,如果期望落空,那就再一起重新分析问题调整就是。但如果是在我根本不想涉足或认为没有意义,又或者是我觉得超出这个人对我的干涉范围的事情上对我有所期待,我是不会接受的。又同理,我希望在不太委屈自己的情况下让别人与我相处得轻松开心,所以也会尽量减少界线以外的期待。遇到一点点期待,和自己无法预估的后果,就“噌”地一下缩起来,说实话我觉得挺怂的。你可以期待,我也可以不接受,我并不是害怕那些期待,而是拒绝别人操控我的人生,所以我也不以拒绝期待为耻。

每一段时间人们都会对人性的不同部分有所思考,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时代,一部分人开始顾及到每个人的差异和人性中脆弱的部分,相比起以前一贯推崇的与命运抗争,似乎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与软弱。开始正视自己的情绪。有一说一快意恩仇憎恶分明可能也没什么不对,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还是更向往那种能解决问题或者尝试去解决问题的人,绝对的话说出来,有时候是很爽快,很吸引人,而分析问题通常没有确定答案,通篇下来都是限定语肯定很不痛快,但这才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喜欢与不喜欢都未必有绝对的道理,如果要反驳或说服别人,用“喜不喜欢”这种理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我接受我的喜欢与不喜欢,这不是我的错,也不一定是我判定对象的错,但我喜不喜欢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会因为这个就什么话都往外秃噜。面对不顺利时,我也不是那种完全不抱怨的态度,吐槽得得体也可以起到转化情绪的作用,骂骂咧咧两句,爬起来继续就是了。你可以不与你的过去妥协,也可以不与受到的伤害和解,但不能以这些为理由给别人找不痛快,过去的你无辜,而你将要遇到的人们,也何其无辜。

被人期待的人生未必就不自由,而在这里,要给自由下一个定义未免太草率,我所向往的自由,是一种理智上的自由,我接受并正视我的情绪,但大多数时候我以理智控制我的躯壳,不在回忆里逡巡,不困在别人带来的伤害里无法摆脱,不做受情绪驱使的战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