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M

绝对的无知
仅为吐槽与自我吐槽,没有太有价值的内容。
心路历程特别多,特别扰民。
羊圈子博→阿月浑子果

深夜牢骚

第一次正面扛台风,失联了一天。

关于某电影,其实不喜欢它跟任何立场都没关系,它还没上映的时候就非常不喜欢了。它的营销点凑齐了我所有反感的点,一是拉争议参演人员出来挡枪,相当不厚道;二是跟风且指代模糊踩一脚政治不正确,安全又不用动脑;三是以私人情感为隐含卖点,而且只强调一个人的理想,以另一人为陪衬;四是语气智障。所以说什么样的营销会吸引什么样的目标人群,有时候跟作品本身没太大关系。

后来我妈问我要不要去看,我果断拒绝了。家里长辈经常说我内向,然而我觉得通常情况下他们其实也并不真的想听我到底想说什么,只是觉得小孩子表现得活泼才比较正常而已。但家里能说的已经太多了,我觉得我并没有再长篇大论的必要。而且有时候他们可能对我有些误解,当我不对一件事情做出评价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所谓,而不是要迁就他们,不是只有正面或负面的态度才是态度,没有看法也是一种态度。不过相对我妈来说,我又是比较爱长篇大论的,其实很多时候我还是想跟她把事情掰扯清楚,然而她可能自己觉得在体谅我,或者在缓和矛盾,会选择不讲话,相对我妈跟我同学来讲我可能有时候比较爱钻牛角尖。日常生活里应当要有包容,要多关心长辈的精神世界,聊天要耐心,道理我都懂,然而事实是我们并没有共同话题,脑回路也完全对不上。我跟我妈讲笑话,她跟我谈安全教育,坐下来就跟我聊体态聊瑜伽还有生活琐事或者她看中的新物件。我抖个小包袱想让她接,她毫无过渡直接跳话题,甚至当我直截了当表达出我这是在讲笑话或者在讨论问题,希望你回应一下时,她也会沉默或者表示我知道了然后继续跳话题。后来我直接跟她指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开始玩手机不理我了。用平和的语气清晰地表达出“我很不满”这件事实在是很难的,所以我并没有让她意识到我真的觉得这是个问题,而不是在发泄情绪她忍着过去就能好的。

其实我觉得这种家庭问题靠回忆奉献和爱以及为父母的操劳感到羞愧从而转向无条件的包容的解决思路是错的,这种极端正面的情绪只能维持非常短暂的时间,可以说此刻的你可能并非平时的你,这种情绪过后基本又是涛声依旧,而且这种包容完全不解决问题,基本上可以说是……阳奉阴违,当然可能达到了这样一种状态可能也不能说不好。基本上来说还在家庭这样一个范畴里并且大家还愿意维持这样一种状态,那“爱”这件事就是默认的,(当然这个定义不太科学,然而爱又是什么呢,即使真的没有爱,但还愿意继续过下去,就说明是有一个共同目标叫“让事情变得更好”)没必要拿出来说,也不能拿来解决问题,因为问题是在“爱”存在的情况下出现的。

小时候家长玩那个垃圾桶旁边捡来的万年老梗的时候,我不高兴,但这种不高兴并不是因为我信以为真或者有危机感,而是我觉得烦——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而且我觉得要假装给出他们想要的反应很累,我不想配合,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结束这个愚蠢的话题。基本可以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父母是否爱我”这个问题,但我也很难受大脑分泌的各种化学物质驱使直观地感受到这种爱,比如我一个特别懂事的舍友就会感觉到强烈的“我爱我的母亲,我要体谅爱护我的母亲”这种正面情感,我通常是感觉我知道“应当爱我的父母”,“这件事应该做或不能做”,推动我坚持一件事的往往不是直观的正面情绪,而是负罪感和责任。

扯的有点远,所以最开始那个没有共同话题的问题,要解决实际上是要靠双方来努力的。问题是我们对对方的话题都不感兴趣,比如我的问题在于,很多我其实应该关心的生活琐事我都完全没有了解,但事实上我作为一个家庭成员是应该分担一部分的,而且我为我们家提供的生活来源并不多,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我应该参与却没有参与的话题。另一方面,我妈跟不上我的话题有一部分也是我的锅,因为我开始就没让她了解我到底喜欢什么,但她有很讨厌的一点就是,当她看似在表达“随你选择”的态度时,又会同时给你“她对这件事很不屑”的信号,这就很尴尬。还有一点是,我们两个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自以为是和预设前提,比如她有时候在说到我该看什么影视作品和书的时候,会用指导性的态度,但实际上我觉得在这方面相对来讲我应该至少比她更有研究,而这也是一个我觉得我对的预设前提,所以我也没办法跟她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个问题。所以这事情实际上是,我们都喜欢教做人,虽然我们一直会吐槽我爸那边这个问题显著严重,但我们也会有这个毛病。

尽管理智上知道自己的智商就是平均水平,但有时候仍然会陷入周围皆傻逼的极端情绪中去。

虽然理智上知道不厚道不磊落,但在跟好友话不投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内心疯狂的吐槽。

研究了半天怎样花钱才能使原作者获得最大的收益,最后发现与其去买正版书,可能还不如多给买几张票。

才搞清楚跟某画触的事,然而还是觉得她戏好多。针对她“明星是明星,你是你,你要记住,你不是谁的代言,喜欢谁也不要超过合理的限度,那样只会显得你很渺小”的言论,话是可以这么说没错,但由你在这个时间点说出来就是扯淡。


自己的麻烦收拾不了要影响到别人的,没有资格谈自由意志。

三年前屁都不放一个现在出来马后炮指点江山的高贵路人粉能滚吗。

评论